天启六年_中国汗青纪事年鉴查询
发布时间: 2019-07-20

  纂修三朝要典 天启六年(1626)正月十五日,熹从霍维华、杨所修议,命纂修《三朝要典》。其论梃击案谓:王之寀、翟凤翀、何士晋、魏光绪、魏大中、张鹏云等借梃击以要首功;其论红丸案谓:孙慎行、张问过、薛文周、张慎言、周希令、沈惟炳等借红丸案以挟私怨;其论移宫案谓:杨涟、左光斗、曹世扬、周朝瑞、周嘉谟、高攀龙等借移宫以贪定策之勋。命仿《明伦大典》编制纂修,名之曰《三朝要典》。二十六日开馆,以顾秉谦、黄立极、冯铨为总裁,施凤来、杨景辰、孟绍虞、曾楚卿副之。时方修《光实录》,凡事关三案,命即据《要黄》更正。同年六月修成,刊布中外。 周应宾逝世 周应宾(?-1626),字嘉甫,浙江鄞县人。万历十一年(1583)进士,选庶吉人,授翰林院编修。历任国子监司业、左中允、左论法掌南京翰林院事、左庶子、少詹事、詹事。万历三十一年迁礼部左侍郎掌翰林院事、东宫侍班,次年教庶吉人。万历三十三年归。光即位,起升南京礼部尚书,奏告诫学政四事。天启二年(1622)八月改礼部尚书掌詹事府事。天启三年九月加太子太保致仕。天启六年二月十七日卒。赠少保,谥文穆,有《月湖草》、《九经考异》、《普陀山志》、《旧京词林志》、《同姓名录补》。 缪昌期之死 缪昌期(1562-1626),字其时,号西溪,江阴人。万历四十一年(1583)进士,改庶吉人,授检讨。因愤言梃击案为给事中刘文炳劾罢。天启元年(1621)还朝,寻迁左赞善,进谕德。杨涟疏劾魏忠贤,有言杨涟疏乃缪昌期代草者,魏忠贤遂深怒不成解。及叶向高去,韩(火广)皆具揭恳留。魏忠贤及其党谓缪昌期实摆布之。而缪昌期于诸人去国,率送之郊外,执手慨气,由是魏忠贤益恨。缪昌期知势不成留,具疏乞假,落职闲住。天启五年春,以汪文言狱词连及,削职提问。来岁二月复令缇骑逮问,三月又入之李实疏中,下诏狱。缪昌期对簿,词气不挠,竟坐赃三千,备至,于蒲月初二日毙之于狱。崇祯初,赠詹事,谥文贞。有《从野堂集》。 周顺昌之死 周顺昌(1584-1626),字景文,号蓼洲,吴县人。万历四十一年(1613)进士,授福州推官,升吏部从事。天启中,历文选员外郎,署选事,力杜请寄,抑侥幸,清操嚼然。乞假归。顺昌为人刚方贞介,疾恶如仇。巡抚周起元忤魏忠贤削籍,顺昌为文送之,指斥无所讳。魏大中被逮,道吴门,顺昌许以女聘大中孙,且大骂魏忠贤。魏忠贤遂御史倪文焕劾顺昌取罪人婚,且诬以赃贿,矫旨削夺。李实逃论周起元,遂诬周顺昌请嘱,取起元等并逮。顺昌有德于乡,及其被逮,吴而殴死缇骑,致有姑苏平易近变。顺昌下诏狱,坐赃三千,许显纯五日一酷掠。每掠治,必大骂魏忠贤,唾血于许显纯面,遂于天启六年六月十八日毙于狱中。年仅四十三岁。崇祯初,赠太常寺卿,谥忠介。有《烬余集》。 黄卑素之死 黄卑素(1584-1626),字实长,号白安,余姚人。万历四十四年(1616)进士,除宁国推官,天启二年(1622)擢御史,谒假归。三年冬还朝,请复便殿召对故事,面决大政,不然讲筵之暇,令大臣面商可否,帝不克不及用。天启四年三月疏陈时政十失,夺俸一年。杨涟劾魏忠贤,卑素亦劾之。万燝被杖死,卑素疏论其事,益忤忠贤。天启五年春,遣视陕西茶马,甫出都,为逆党曹钦程所劾,削籍归。汪文言初,忠贤即欲诸人。即而知为卑素所解,恨甚。其党亦以卑素多智虑,欲杀之,窜其名入李实疏中,遂被逮。使者至姑苏,正值姑苏平易近变,城外人并击其舟而沉之。逮者拍浮以遁,失驾帖,不敢往。卑素闻,即囚服自投诏狱。许显纯、崔应元榜掠备至,勒赃二千八百,五日一逃比。卑素知将害己,赋诗一章,遂于天启六年闰六月初二日死。年四十三。崇祯初,赠太仆寺卿。南明时,逃谥忠端。有《忠端公集》。 李应升之死 李应升(1593-1626),字仲达,江阴人。万历四十四年(1616)进士,授南康推官,天启二年(1621)征授御史,谒假归。天启三年秋还朝,疏陈时政,极论全国之弊坏。天启四年正月疏陈外番、内盗、三患,讥切近习,魏忠贤恶之。极言立枷宜罢,魏忠贤大恨。李应升知魏忠贤必祸国,密草疏列其十六罪,将上,为兄所止。杨涟疏劾魏忠贤,应升继劾之。以万燝之死极言廷杖不成再,士气不成折。代高攀龙草疏劾崔呈秀,崔呈秀大恨。天启五年三月,曹钦程劾李应升东林,遂削籍。魏忠贤恨未已,天启六年三月假李实劾周起元疏,入李应升名,遂逮下诏狱,酷掠,坐赃三千。闰六月初八日卒于狱,年仅三十四岁。崇祯初赠太仆寺卿。南明时逃谥忠毅。有《落落斋遗集》。 刘铎之死 刘铎(1573-1626),字我以,号洞初,江西庐陵人,万历四十四年(1616)进士,由刑部郎中为扬州知府。愤忠贤乱政,做诗书僧扇,有“阴霾国是非”句,侦者得知,闻于魏忠贤。御史倪文焕素街刘铎,遂嗾魏忠贤逮治之。刘铎雅善忠贤侄魏良卿,事获解,许还故官。魏良卿从容问刘铎:“曩锦衣往逮,索金几何?”曰:“三令媛耳。”魏良卿令锦衣还之。其人怒,日夜伺刘铎隙,言刘铎系狱时,取囚方震孺共谋居间,遂再。参将刘体乾诬刘铎咒诅,刑部尚书薛贞坐刘铎大辟,天启六年(1626)七月十一日斩之西市。崇祯元年(1628),赠太仆寺卿。有《来复堂集》。 周起元之死 周起元(?-1626),字仲先,海澄人。万历二十九年(1601)进士,历知浮梁,南昌,以廉惠称。行取入都,注湖广道御史。方候命,值京察,居二年,御史命始下。巡按陕西,风度甚著,出为广西参议,分守左江道,移四川副使,未上。辽阳破,廷议通州设监司,命起元以参政莅之。天启三年(1623)入为太仆少卿,旋擢左佥都御史,巡抚苏、松十府,公廉,丝粟无所取。认为杨姜辨冤事,数忤魏忠贤。因纠朱童蒙贪虐,为魏忠贤矫旨削籍。天启六年二月,阉党诬周起元为巡抚时乾没帑金十余万,日取高攀龙辈往来,矫旨逮起元。许显纯酷榜掠,悬赃十万,罄赀不脚,亲故多破其家。九月十三日毙之狱中。崇祯初,赠兵部侍郎。南明时,谥忠惠。有《周忠愍奏疏》。

  宁远之和 天启六年(1626)正月,努尔哈赤率兵13万征明,连下、松山、大小凌河、杏山、连山和塔山7城,进而宁远,致书袁崇焕要他降服佩服。正在大兵压境,外无援兵的告急关头,袁崇焕毫不,他和总兵满桂、副将朱梅、参将祖大寿等集将士刺血誓师,宁远。乃大举兴军,西渡辽河,于二十三日抵宁远城下。时袁崇焕官宁前参政,乃偕上将满桂、副将左辅、朱梅、参将祖大寿,守备何可纲等集将士守。崇焕更为血书,激以忠义,将士咸请用命。明日,后金军攻城甚急,崇焕发西洋大炮,伤敌甚众。又明日,再攻,复被击退,炮伤努尔哈赤后金军遂兵败而去。捷书闻,举朝大喜,立擢崇焕左佥都御史,驻宁远。桂等进秩有差。宁远之和是明金交和以来明军所获得的第一次大胜仗。它遏止了后金对关内的进攻,挫伤了他们的锐气,安定了明朝宁锦防地。同时努尔哈赤亦因中炮负伤,不久即告身亡而使得后金国内部发生之争,有相当一段时间不敢南犯华夏。 设各边镇监军内臣 天启六年(1626)三月初五日,熹特遣内臣监军,寺人刘应坤镇守山海关。大学士顾秉谦、丁绍轼、黄立极、冯铨、兵部尚书王永光谏止,熹以成祖已有旧制,且为恢复封疆之大事,皆不听。 姑苏平易近变 天启六年(1626)二月,寺人李实诬劾七人,魏忠贤借机复起,令缇骑至姑苏。缇骑至苏,首逮周顺昌。顺昌有德于乡里,士平易近闻其被逮,号冤,开读日,不期而集者数万人,咸执喷鼻为周顺昌。诸生文震亨、杨廷枢、王节、刘羽翰等请抚按以平易近情上闻,旗尉历声骂曰:“东厂逮人,鼠辈敢尔!”大喊“囚安正在!”手抛锒铛于地,琅然有声。众益愤,遂簇拥而上,纵横殴击,旗尉东逃西窜,立毙一人,余负轻伤逾墙走。巡抚毛一鹭不克不及发一语,知府寇慎、吴县知县陈文瑞素得,曲为讲解,众始散。时正在三月十八日。顺昌乃本人投案。顺昌既落网,又三日北行,毛一鹭飞章告变。东厂刺事者言:“吴人谋断水道,劫漕舟。”忠贤大惧。既而毛一鹭言:“缚得倡乱者颜佩韦、杨念如、周文元、马杰、沈扬,乱已定。”忠贤乃安。自是缇骑不敢出国门。九月,五人论死,以属姑苏知府寇慎。比临刑,五人延颈就刃,语寇慎曰:“公好官,知我等好义,非乱也。”监司张孝流涕而斩之。吴人感其义,合葬之虎丘等,题曰:“五人之墓。” 京师王恭厂灾 天启六年(1626)蒲月初六日辰时(一做巳时),俄然大震一声,如天崩地塌,昏黑如夜。京师城内,东自顺城门(今宣武门)大街,北至刑部街,长三、四里,周十三里,尽为齑粉。王恭厂(今荣耀胡同取永宁胡同)火药局一带糜烧尤甚,僵尸层叠,秽气熏天,瓦砾从空而下。象房倾圮,象群惊狂逸出。万众疾走,。天启闻声急奔交泰殿,御座俱倾,东暖阁窗震落伤寺人二人。震响之后,灰尘木石,衡宇梁柱、椽檩窗壁,从空纷纷而落。长安街一带,从空飞坠人头,德胜门外坠落人臂人腿。有大木飞至密云。石驸马街有五千斤石狮子被震到城外。有衣服飘至西山,挂于树梢上。昌平州教场上衣服、器皿、首饰、银钱,飘落成堆。经西城御史李灿然现场勘查,乃王恭厂火药库爆炸,塌房一万九百三十一间,压死男妇五百三十七口。但目前学术界对此灾成因众说纷歧,有火药爆炸说,地动说,说,飓风说,地球内部核爆炸说,人恶做剧说,地动火药和可燃性气休静电爆炸合成说等等。说内又有:火球说,火药爆炸取地动同时说等等。 山西灵丘、浑源州地动 天启六年(1626)六月初五日丑时,灵丘、浑源州等地地动。灵丘连震一月不足,震摇数十次,全城尽塌,官平易近庐舍无一存者,压死居平易近五千二百余人,往来商贾不可胜数,枯井中涌水皆黑。觉山寺正在县东南二十里处,创于北魏太和七年及弘远安六年,庙貌,遗址故墟,杳莫可寻。大同府所属俱震,从西北起东南而去,其声如雷,摇塌城楼城墙二十八年。浑源州等处,从西起,城撼山摇,声如巨雷,将城垣大墙并四面官墙震倒甚多。蔚州、广昌、隆平震声如雷,城垣颓坏,官平易近庐舍摇毁无数,人多压死,地裂水涌。是日,京师、天津三卫,宣大俱连震数十次,倒压死伤更惨。此次地动波及山西省襄垣、寿阳、武乡、平定州、山阴、广灵、榆社;京师顺天府大城、蓟州、文安、河间府任丘、献县、交河、南皮、景州、故县、宁津、,府祁州、肃宁、束鹿、武邑、容城、雄县,实定府平山、新乐、高邑、隆平、晋州、新安,广平府曲周、、永年、涉县、鸡泽;济南府历城、武定州(今惠平易近)、阳信、商河(今济阳)、、平原,东昌府曹州,兖州府曲阜,以及河南省一州六县,共波及四省六十余府州县。震中烈度(Io)IX,震级(M)为七级。 常州姑苏等府风灾 天启六年(1626)七月初一日,大风自靖江东北起,怒号振地,屋瓦横飞,合拱之木立仆,江水为之大涨,城堞楼橹颠没于惊涛巨浸中,浮尸相属。洪流八日乃退。号泣而诉者数千人,庐舍漂覆者十且九,老稚死伤甚多。禾黍腐败,平易近令,尽剥榆皮而食,榆皮尽及野菜,野菜尽及麦叶。有丐于四方者,有赴沟壑死者,有阖户自经死者,有斩木揭竿而起者,但抚按官漠不以闻。 陕西流平易近起义 天启六年(1626)八月,陕西流平易近起义,由保宁进入四川,勾当于广元、神宣之间,为神宣批示吴三桂所御。十二月间,又从眉林沟进攻,为守备王虎所击,其首领之一纪守恩和死。撤退退却至陕西宁羌州界。 皇太极即汗位 天启六年(1626)八月,后金汗努尔哈赤病死于沈阳,九月初一日,其第八子皇太极即位,以来岁为天聪元年。

  寺人李实诬劾七人 天启六年(1626)二月,提督苏杭织制寺人李实,参原任应天巡抚周起元明旨,擅减原题袍段数目,勒减袍价,又不容李实驻其处所,故纵苏松二府比年误运,且起元抚吴,惟以相尚,“引类呼朋”,党逢送者则有周建、缪昌期、周顺昌、高攀龙、李应升、黄卑素等。李实是魏忠贤私党,此奏乃投合魏忠贤之意,欲借此进一步冲击东林。三月初一日诏遣缇骑诸人,遂复起 鲁钦逝世 鲁钦(?-1626)长清人,万历中,历山西副总兵。天启元年(1621)迁神机营左副将,寻擢署都督佥事,充总兵官。奢崇明、安邦彦并反,乃于天启二年十月用钦总川、贵、湖广汉土军刻期得救。未至,围解,钦驰赴贵阳。天启三年正月,王三善陆广之败,钦佐三善防剿,进军红崖,并随三善进抵风雅。天启四年正月,三善败殁内庆,钦率残卒还,命戴罪杀敌。明军普定之捷,钦有和功,其先锋中转织金。佐总督蔡复一数败安邦彦。天启六年三月,安邦彦复大举进攻,钦御之河上,数日。夜半,安军曲逼钦营,将士乏饷逃窜,鲁钦自刎而死,诸营尽溃。鲁钦英怯善和,为西南上将之冠。 丁绍轼逝世 丁绍轼(?-1626)字文远,南曲贵池人,万历三十五年(1607)进士。历官翰林院检讨,赞善,谕德,少詹事,礼部侍郎。天启五年(1625)八月升礼部尚书兼东阁大学士。天启九月加太子太保,进文渊阁大学士。天启六年三月加少保,改户部尚书,进武英殿大学士。四月二十三日卒,赠太傅,谥文恪。 王永光奏陈修省之实 天启六年(1626)蒲月十三日,太子太保、兵部尚书王永光奏陈修省之实,如刑狱系生人命,董以士师、申以覆奏,当诚隆重。今罪囚半归诏狱,逃赃即以毙命,虽其人自不冤,而于慈悲心肠毋乃未惬。其至秋后取不时并律,囊首取绞斩同毙,利落索性之事,每干天和。自今以往,轻沉罪囚,悉付法曹,使罹法者目睹自做之孽,比附者幸邀祝网之恩,罪疑惟轻者,或开其湔雪减免之一线;罚其当咎者,仍念其子孙父母之、凄凉之后,继以阳春,恰是当时。至于军储告匮,土木繁兴,岂不知生财为急,而急土木不如急军储,议搜括又不如议节流。今既搜无可搜,括无可括,而零碎凌杂、尽以入告。窃恐焚林竭泽之后,能无鱼鸟散之忧。请自皇极乐成,暂停工做,悉以海内之物力,并于军前之挽输。寝其屑瑟之诛求,益见圣心之惇大。俟疆城廓清、再完堂构,以未为迟。 周健之死 周健(1582-1626),字季节,号来玉,吴江人。万历四十一年(1613)进士,除武康知县,调繁仁和,有异政,入为御史,持论数取东林左。天启元年(1621)冬,谏客氏出宫复入,为清议所沉。天启二年,以京师亢旱疏陈四事,其一曲攻魏忠贤,忠贤衔刺骨。巡视光禄,取给事中罗尚忠力剔奸弊,节流为多。天启三年冬出按湖广,以忧归。五年三月,冯铨嘱其弟子曹钦程诬劾张慎言,而以建为首,并及李应升、黄卑素。忠贤遂矫诏削籍,下抚按逃赃。来岁以所司具狱缓,遣缇骑逮治。既而入之李实疏中,下诏狱毒讯。竟坐纳熊廷弼贿一万三千,于六月二十三日毙之于狱,年四十五。崇祯初,赠太仆寺卿,谥忠毅。 始建魏忠贤生祠 魏忠贤生祠之建,始于潘汝祯。潘汝祯以佥都御史巡抚浙江,奏请为忠贤建祠于西湖,天启六年(1626)闰六月初二日疏闻于朝,诏赐名“普德”。织制寺人李实请令杭州卫百户守祠。自是,诸方效尤,几遍全国。每一祠之费,多者数十万,少者数万,剥平易近财,侵公帑,伐树木无算。其诸祠务极工做之巧,像皆以沉喷鼻木为之,眼耳口鼻含蓄如生人,腹中肠肺俱以金玉珠宝为之。国都表里,祠宇相望。 冯铨免官 冯铨(1595-1672),字振鹭,曲隶涿州(今涿县)人。万历四十一年(1613)进士,选庶吉人,授翰林院检讨,其父被劾罢官,冯铨亦还乡。天启四年(1624)魏忠贤进喷鼻涿州,冯铨跪谒道左,得复故官、进左赞善兼检讨。天启五年七月以谕德兼栓讨升少詹事,补经筵讲官,六月杨涟劾魏忠贤,冯铨阴嗾忠贤行廷杖以立威。八月遂进礼部左侍郎兼东阁大学士入阁。九月升礼部尚书兼文渊阁大学士,天启六年正月任《三朝要典》总裁,四月进少保兼太子太保、户部尚书、武英殿大学士。因其贪贿太甚,为崔呈秀为嫉,于同年闰六月初二日免官还乡闲住。天启七年十二月给诰致仕。崇祯初年忠贤伏法,冯铨论贬,赎为平易近。崇祯十四年谋复官不果。顺治元年(1644)降清,得以大学士原衔入内院佐理机务。二年为弘文院大学士兼礼部尚书。顺治十六年改内三院为内阁,冯铨所以原衔兼中和殿大学士。康熙十一年(1672)十一月卒,年七十八。列之于《二臣传》中。 王绍徽闲住 王绍徽,陕西咸宁人,万历二十六年(1598)进士,授邹平知县,擢户科给事中。泰昌时,迁太仆寺少卿,被劾罢官。天启四年(1524),魏忠贤召其为左佥都御史,天启五年十二月迁为吏部尚书。王绍徽正在万历朝,素以排击东林,为其党所推沉,故魏忠贤任之要职,使除。王绍徽仍仿《水浒传》,将东林党一百零八人编为《点将录》,供献魏忠贤,按名黜汰,魏忠贤甚喜。后因建言朝政,屡忤魏忠贤之意;阉党新贵亦欲取而代之。天启六年闰六月二十二日,崔呈秀御史袁鲸劾列其鬻官秽状,遂落职免官。崇祯即位,定魏党逆案,王绍徽削籍论徒。 赐公从庄田 天启六年(1626)八月二十日,给遂平长公从庄田二千五百九十五顷八十二亩,如盈德长公从例。 两广总督供献“红夷炮” 万历末,红夷船沉,炮已解京三十二门,尚存十门。于天启六年(1626)八月二十三日,总督两广商周祚将所存“红夷炮”(西洋炮)十供献。 顾秉谦致仕 顾秉谦(1550-1629)昆山人,万历二十三年(1595)进士。改庶吉人,累官礼部左侍郎,教习庶吉人。天启元年(1621)晋礼部尚书,掌詹事府事。天启二年,魏忠贤用事,言官周建首劾之,魏忠贤于是谋结外廷诸臣,顾秉谦及魏广微率先谄附,天启三年春,遂取朱国祯、朱延禧俱入参机务。及叶向高、韩(火广)接踵罢,何彦卒,顾秉谦遂为首辅。自天启四年十二月至六年九月,凡倾害奸佞,皆顾秉谦票拟。《三朝要典》之做,顾秉谦为总裁,朝廷有一行为,辄拟旨归美魏忠贤。杨涟等六人之逮,顾秉谦调严旨,五日一逃比。顾秉谦票拟,事事循魏忠贤指,惟周顺昌、李应升等下诏狱,顾秉谦请付法司拟罪。因阁中同党交轧,屡疏乞休,天启六年九月二十三日致仕,进太师,褒谕益谥。崇祯元年(1628)削籍,既而入逆案中,论徒三年,赎为平易近。崇祯二年,昆山平易近积怨顾秉谦,焚劫其家,秉谦仓皇窜渔舟得免。后寄居他县而死。 厚赐魏忠贤 天启六年(1626)三月封魏忠贤之侄太子太保左都督魏良卿为肃宁伯,又进封为候,同年十月进封为宁国公,次年八月加太师。六年数次荫魏忠贤都督同知,又荫都批示使、锦衣卫都批示同知、锦衣卫批示使。还大量赏赐地盘金银。天启六年四月,给肃宁伯魏良卿银一万九千两治制宅第。蒲月给魏良地七百顷。十月赐魏良卿田三百顷,岁禄二千五百石。同月赐魏忠贤田千顷,加禄五千石。同月,再赐魏良卿田千顷。十一月,加魏良卿制宅银三万五千二百八十两;谕褒魏忠贤。七年七月,封魏忠贤从孙魏鹏翼安平伯,岁禄一千一百石,赐田七百顷。八月,封魏忠贤侄魏良栋东安候,府第田禄同肃宁候,给宅第价银二万七千七百七十二两,岁禄二千五百石,田千顷。又荫其从孙、外孙、甥、甥孙官。


友情链接:
Copyright 2019-2020 http://www.is-cute.com 版权所有 未经协议授权禁止转载